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惜 誓  

2014-12-12 16:03:13|  分类: 锦心绣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 贾谊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霑濡。
  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
  飞硃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苍龙蚴虬於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於後车。
  驰骛於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仑之墟。
  乐穷极而不厌兮,原从容虖神明。
  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
  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
  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飙乎尚羊。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
  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乎清商。
  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
  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
  黄鹄後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
  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
  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
  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
  或推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
  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
  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
  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
  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
  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
  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已矣哉!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後下。
  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使麒麟可得羁而亻系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译 文】
 
        《惜誓》者,不知谁所作也。或曰贾谊,疑不能明也。《汉书》:贾谊,洛阳人。文帝召为博士,议以谊任公卿。绛灌之属毁谊,天子亦疏之,以谊为长沙王太傅。意不自得,及度湘水,为赋以吊屈原。赋云:所贵圣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使麒麟可系而羁兮,岂云异夫犬羊。又曰:凤皇翔 于千仞兮,览德辉而下之。见细德之险微兮,遥增击而去之。彼寻常之污渎兮,岂容吞舟之鱼。横江潭之鳣鲸兮,固将制于蝼蚁。与此语意颇同。惜者,哀也。誓 者,信也,约也。言哀惜怀王,与己信约,而复背之也。古者君臣将共为治,必以信誓相约,然后言乃从一作从之。而身以亲也。盖刺怀王有始而无终也。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言哀己年岁已老,气力衰微,岁月卒过,忽然不还,而功不成,德不立也。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言己想得道真, 上升苍天,高抗志行,经历众山,去我乡邑,日以远也。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沾濡。言己遂见江河之纡曲,志为盘结;遇四海之风波,衣为濡湿。心愁身苦, 忧悲且思也。遇,一作过。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言己周流行求道真,冀得上攀北极之星,且中休息,吸清和之气,以充空虚,疗饥渴也。以,一作以。 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言己吸天元气,得其道真。即朱雀神 鸟为我先导,遂乘太一神象之舆,而游戏也。苍龙蚴虬于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言己德合神明,则驾苍龙,骖白虎,其状蚴虬有威容也。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于后车。言己乃立日月之光,以为车盖。载玉女于后车,以侍栖宿也。驰骛于杳冥之中兮,休息呼昆仑之墟。言己虽驰骛杳冥之中,脩善不 倦,休息昆仑之山,以游观也。骛,一作骛。呼,一作乎。乐穷极而不厌兮,愿从容呼神明。言己周行观望,乐无穷极,志犹不厌,愿复与神明俱游戏也。呼,一作 乎。涉丹水而驼骋兮,丹水,犹赤水也。《淮南》言赤水出昆仑也。驼,一作驰。右大夏之遗风。大夏,外国名也。在西南。言己复渡丹水而驰骋,顾见大夏之俗, 思念楚国也。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言黄鹄养其羽翼,一飞则见山川之屈曲,再举则知天地之圜方。居身益高,所睹愈远也。以言 贤者亦宜高望远虑,以知君之贤愚也。黄,一作鸿。一,或作壹。睹,一作睹,一作知。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乎尚羊。 尚羊,游戏也。言己临见楚国之中,众人贪佞,故讬回风,远行游戏也。一云:讬回风乎倘佯。乃至少原之野兮,少原之野,仙人所居。野,一作野。赤松王乔皆在 旁。言遂至众仙所居,而见赤松子与 王乔也。乔,一作侨。二子拥瑟而调均兮,均,亦调也。余因称乎清商。清商,歌曲也。言赤松、王乔见己欢喜,持瑟调弦而歌。我因称清商之曲最为善也。澹然而 自乐兮,澹,一作淡。吸众气而翱翔。众气,谓朝霞、正阳、沦阴、沆瀣之气也。言己得与松乔相对,心中澹然而自欣乐,俱吸众气而游戏。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 如反余之故乡。言屈原设去世离俗,遭遇真人,虽得长生久仙,意不甘乐,犹思楚国,念故乡。忠信之至,恩义之笃也。黄鹄后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言黄鹄 一飞千里,常集高山茂林之上,设后时而欲寄处,则鸱枭群聚,禁而制之,不得止也。言贤者失时后辈,亦为谗佞所排逐。一作鸿鹄。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蝼,蝼蛄也。 蚁,蚍蜉也。裁,制也。言神龙常潜深水,设其失水,居于陵陆之地,则为蝼蚁、蚍蜉所裁制,而见啄啮也。以言贤者不居庙堂,则为俗人所侵害也。蚁,一作螘。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言黄鹄能飞翔,神龙能存能亡,奄然失所,为鸱枭、蝼蚁所制,其困如此。何况贤者,身无爵禄, 为俗人所困侮,固其宜也。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儃回,运转也。言己年寿日以衰老,而楚国群臣承顺君非,随之运转,常不止息也。固,一作国。儃,一作邅。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枉,邪也。矫,正也。言楚国俗人流从谄谀,不可禁止,众邪群聚,反欲正忠直之士,使随之也。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 藏。言士有偷合于世,苟欲进取,以得爵位。或有修行 德义,隐藏深山,而君不照知也。苦称量之不审兮, 称所以知轻重,量所以别多少。同权概而就衡。概,平也。权、衡,皆称也。言患苦众人,称物量谷,不知审其多少,同其称平,以失情实,则使众人怨也。以言君 不称量士之贤愚,而同用之,则使智者恨也。或推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謣。言臣承顺君非,可推可移,苟自容入以得高位。有直言谔谔,谏正君非,而反放弃之 也。移,一作移。谔,《释文》作●。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单为纫,合为索。言己诚伤念君待遇苟合之人与忠直之士,曾无别异,犹并纫丝与茅共为 索也。一云:并绳丝以为索。注云:单为绳,合为索。方世俗之幽昏兮,幽昏,不明也。眩白黑之美恶。眩,惑也。言方今之世,君臣不明,惑于贪浊,眩于白黑, 不能知人善恶之情也。一本“眩”下有“于”字。放山渊之龟玉兮,龟可以决吉凶,故人亦 □之。放,弃也。相与贵夫砾石。小石为砾。言世人皆弃昆山之玉,大泽之龟,反相与贵重小石也。言闇君贵佞伪,贱忠直也。梅伯数谏而至醢兮,已解于《离骚 经》。醢,一作菹。一云:至菹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来革,纣佞臣也。 言来革佞谀,从顺纣意,故得显用,持国权也。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言哀伤梅伯尽忠直之节,谏正于纣,反为来革所谮,而被贼害也。比干忠谏而剖 心兮,剖,一作割。箕子被发而佯狂。已解于《九章》。佯,一作详。水背流而源竭兮,竭,《释文》作渴。木去根而不长。言水横流,背其源泉,则枯竭,木去其 根株,则枝叶不长也。以言人背仁义、违忠信,亦将遇害也。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言己非重爱我身,以虑难而不竭忠,诚伤生于世闲,无功德于民也。 躯,一作体。已矣哉!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大皇之野,大荒之薮。一无“夫”字。 大,一作太。野,一作野。一注云:皇,美也。大,美之薮。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后下。言鸾鸟、 凤皇乃高飞于大荒之野,循于四极,回旋而戏,见仁圣之王,乃下来集归于有德也。以言贤者亦宜处山泽之中,周流观望,见高明之君,乃当仕也。回,一作佪。而 回周兮,一作以周览兮。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言彼神智之鸟,乃与圣人合德。见非其时,则远藏匿迹。言己亦宜效之也。使麒麟可得羁而系兮,一无 “得”字。一本“系”下有“之”字。又何以异呼犬羊?言麒麟仁智之兽,远见避害,常藏隐不见,有圣德之君乃肯来出。如使可得羁系而畜之,则与犬羊无异,不 足贵也。言贤者亦以不可枉屈为高,如可趋走,亦不足称也。呼,一作乎,一作夫。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