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青铜骑士(第一部 )  

2014-03-06 16:39:04|  分类: 阳春白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幽暗的彼得堡的天空
吹着十一月的寒冷的秋风
涅瓦河涌起轰响的巨浪
冲击着整齐的石铺的岸墙
河水激动着旋转着像是病人
在她的床上不断地翻腾
这时候天色已晚在昏黑中
雨点急骤地敲打窗户而风
愁惨地吹扫吼吼地嘶鸣
这时候刚刚做客归来回到家门
有一个青年名叫欧根
我们要用这个名字称呼
故事的主人公因为我喜欢
它的音调并且曾有一度
它和我的笔结过不解的因缘
他姓什么我们不想再钻研
尽管这姓氏也许在过去
一度出现在显赫的门第
甚至于史家克拉姆金
也许在笔下使这一族扬名
但是如今上流社会和传闻
却早把它忘得干干净净
我们的主角在某一处任职
住在科隆那一个要人也不认识
他既不向往死去的祖先
也没有叹息已逝的流年
好了既回到了家欧根
扔开外套脱下衣服上了床
但是睡眠他却不能
他的脑海里翻腾着不少事情
他想什么呢原来在盘算
他是多么微贱和贫寒
他必须辛辛苦苦才能期望
一个安定的生活一点荣誉
但愿上帝仁慈多给他
一些金钱和智慧他想起
也有些花天酒地的富翁
那些头脑并不高明的懒虫
他们的生活却多么适意
而他任职总共才只两年
他的思虑又转向天气风雨
还没有停息傍近河沿
波涛不断地上涨几乎冲去
涅瓦河的桥使交通中断
他想到巴娜莎那怎么办
和她就要两天或三天不见
想到这里欧根衷心地痛惜
并且像诗人一样幻想下去
我能结婚吗为什么不
自然这可能是非常艰苦
我准备操劳日夜不停
总会有个办法安置个家
使它简单安恬并不奢华
在那里安置下我的巴娜莎
也许过那么一年两载
就会找到差使把家事
交给巴娜莎管理和主持
并且教育我们的小孩
就这样我们活着手拉着手
生死相共到死也不分离
教子孙把我们埋在一起
他想着一夜想个不停
他忧郁并且衷心地期望
秋风不要嚎得这样愁人
雨点也不要打在窗上
这样无情,但是睡眠
终于合上他的眼睛呵看
幽暗的风雨夜已渐渐消逝
让惨淡的白日接着统治
悲惨的白日涅瓦河一整夜
抗拒着风暴向大海倾泻
但终于敌不过它的暴力
和它搏斗已用尽了力气
次日清早在河水的两岸
成群的居民汇集举目遥 望
他们观赏着水花的泼溅
和汹涌的排山倒海的巨浪
但是从海湾吹来猛烈的风
顶住了水流不能前行
她翻来覆去愤怒咆哮
她退回淹没河心的小岛
这时候天时更为凶险
咆哮的涅瓦不断上升
她沸腾得像是一壶滚水
像是野兽猛然发了疯
突地向城市扑去在她面前
一切让开路她的周围
立刻是死寂和荒凉洪水
灌进了地窖爬过门槛
运河也涌上了它的铁栏
看彼得堡像传说的人鱼
她的半截身子浸在水里
呵围攻偷袭邪恶的波浪
像盗贼似地爬进门窗
小船一摆船尾把玻璃撞碎
摊贩的木板上裹着布帷
残破的草房木片屋檐
小本生意的什物杂件
贫穷人家的所有资财
雷雨摧毁的桥梁的碎片
和从坟墓冲出的棺材
一切都飘浮在街上人民

眼见上苍的愤怒等待死亡
唉一切都完了衣食和房间
哪儿去找那是悲惨的一年
我们的沙皇还正光芒万丈
统治着俄罗斯他出现
在凉台上忧郁迷惆
他说沙皇可不能管辖
冥冥中的自然力他坐下
他以悲伤的眼睛沉思地
遥望那险恶危殆的灾区
以前的广场已变为湖泽
条条大河是以前的街衢
而皇宫像是阴沉的岛国
处在大水中沙皇只开口
说了句话请看他的将军
他们便东西南北遍及全城
有的走向大街有的穿过小弄
在波涛里出入奋不顾身
搭救那被洪水吓呆的游魂
那等着淹没在家门的居民
那时候在彼得广场的一角
一所新的巨厦刚刚盖好
在高大的阶台上一对石狮
像活的一样张牙舞爪
在门口把守可怜的欧根
他的两手在胸前十字交叉
没戴帽子苍白得可怕
正静静地坐在石狮背上
动也不动然而这可怜人
并没有为自己恐惧任波浪
怎样贪婪地拍打溅到脚跟
他并没有听见没有留心
任雨点怎样淋湿着脸
怒吼的风怎样摆出威严
并且把他的帽子吹到天空
他只把自己忧郁的眼睛
凝固在一个遥远的方向
在那里山峰似的波浪
仿佛是从汹涌的海底
翻腾上来把一切冲掉
那里暴风雨在怒号
那里房屋的碎片在浮荡
而就在巨浪近处呵天天
就在那海湾的旁边
一棵垂柳一道简陋的篱墙
墙里有破旧的小屋住着一家
母女两人住着他的巴娜莎
他的美梦难道是在梦里
他看见这一切难道人生
只是一场空一个春梦
或是上天对我们的嘲弄
这时候他好像是中了魔魅
好像是和石狮结为一体
不能够下来在他周围
再没有别的只是河水
而上面在那稳固的高空
超然于河水的旋流急浪
背对着欧根以手挥向
无际的远方坚定肃静

是骑着青铜巨马的人像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