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韩琦:好人而非“老好人”  

2014-04-08 21:12:34|  分类: 芸芸众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晏建怀


    北宋的宰相,韩琦是比较特别的一位,不仅因为他任过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三朝宰相,亲手把英宗、神宗扶上皇位的传奇经历,还因为他对事无论大小,均能宽宏大度,对人无论上下,均能体贴入微,是一个难得的好人。以刚直著称的欧阳修连自己的老师晏殊都不佩服,常常挑老师的刺,却深服韩琦的德量,曾感叹说“累百欧阳修,何敢望韩公”。
    据宋代彭乘《墨客挥犀》记载,韩琦以安抚使驻守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县)期间,有人送他一只玉盏,说是农夫在一个坍塌的坟墓里拾到的。玉盏晶莹剔透,表里无丝毫瑕疵,乃绝世珍宝。韩琦用百两黄金厚谢了献杯之人,天天把玩,爱不释手。一次,一位漕运官来大名府公务,漕运官掌管着粮食及其他物资的输送供给,官不大,实权大,马虎不得。韩琦宴请漕运官,还拉来一班同僚作陪。他特设了一个精致的小台子,铺上一层丝绸,再在丝绸上,小心地端放玉盏,然后用玉盏斟满酒,向漕运官和其他客人敬酒。谁知,客人还在谦让之际,侍吏却在慌乱中碰倒了台子,可惜这只价值连城的玉盏,立刻摔在地上化为齑粉。客人们惊呆了,侍吏更是吓破了胆,马上伏地请罪。但让人奇怪的是,韩琦并未发怒,而是微笑地对侍吏说:“东西破损自有其时,你又不是故意的,何罪之有?”在场的人,无不叹服。
    一天晚上,韩琦在军营写信,让侍吏秉烛照明,不想那侍吏心猿意马,思想开了小差,烛火竟然烧着了韩琦的胡须,韩琦用衣袖把烧着的胡须拂灭,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写信。信写完后,他抬头一看,发现那个秉烛的侍吏被撤换了,原来,管事的属官看到侍吏烧掉了元帅的胡须,又惊又怒,随即把他换了下来,重新安排他人秉烛。韩琦担心属官责罚侍卫,赶忙说:“不要换,不要换,他已经懂得如何秉烛了。”被侍吏烧了胡须之后,韩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担心侍吏受到责罚,这样的好人,不佩服都不行。
    如果说韩琦对下人好反映了他博大的胸怀的话,那么对读书人的好,则体现了他高贵的品质。宋代刘斧编撰的《青琐诗话》记载了一则趣闻,说韩琦镇守河北真定(今河北正定县)时,帅府上有个门客叫彭知方,是个风流才子。彭知方年纪轻轻,有些沾花惹草的爱好,晚上常常翻墙而出,穿行于烟花柳巷,彻夜不归。门吏向韩琦报告了这件事,韩琦没有追究,而是赋了一首《种竹诗》送他,诗中有句:“殷勤洗濯加培植,莫遣狂枝乱出墙”,进行善意规劝。彭知方读后,非常愧疚,和了两句诗送韩琦说:“主人若也怜高节,莫为狂枝赠斧斤”。韩琦觉得他确有悔过之心,浪子回头金不换,可堪造就,索性花一百两银子,安排部下按照合法手续,买了一位漂亮的婢女送给彭知方,照顾他的起居,让他安心读书,在士大夫间传为美谈。
    乾坤琦是个大好人,但他并非老好人。宋仁宗景祐年间(1034—1038年),韩琦任右司谏,对于朝廷大事,敢于实话实说,犯颜直谏,“凡事有不便,未尝不言,每以明得失、正纪纲、亲忠直、远邪佞为急,前后七十余疏”(《宋史?韩琦传》)。景祐五年,全国灾情频发,老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而宰相王随、陈尧佐,参知政事韩亿、石中立却依然笙歌美酒,毫无作为,韩琦非常愤怒,连连上疏宋仁宗,极言百姓苦楚,遍数四人庸碌无能、素餐尸位的表现,导致四个宰执大臣同日被罢。这说明,韩琦的好,不是无论对象,什么人都好,不是无论是非,什么事都好,更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有底线、有原则的好。
    不是老好人的好人,才是真正的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