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转载】《快乐的逃离》  

2015-12-18 17:34:07|  分类: 美文撷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敞《《快乐的逃离》》
 

《反转地心引力》是一个很轻松的剧场演出,具备哑剧的一切元素,但它也是独角戏,影像剧,情节剧,轻悲剧。整部剧在一个小时之内,情节顺理推展,思考在这部剧中的呈现不是沉重的,而更像是小石子投入湖面,产生阵阵涟漪。又因为它的情节并不靠台词推进,只是靠肢体这种全世界通用的语言,因此即使它是来自蒙特利尔的剧团,小孩子却也可以来看。

1931年,伟大的卓别林曾用这种语言拍摄了他人生中最后一部默片《城市之光》,看过的人一定会有深刻印象,小流浪汉与盲卖花女相认的镜头,那几乎是世界电影史上最感人的场景之一。

可是在中国,哑剧,或者说是默剧,就是不说话的、夸张的、搞笑的小品演出。这是很多人的印象。如果在《反转地心引力》上映前告诉我这是一场哑剧,我可能不会来看。因为在大多数中国观众的印象里,哑剧并不等于有故事、有情节的,卓别林或基顿的杰出默片,甚至也不等于《憨豆先生》。中年以上的观众,印象也大多定格在王景愚表演的《吃鸡》,一个人在餐馆里,是如何夸张地和鸡搏斗,拉脚筋像是拔河——然而《反转地心引力》有些不同。

在一间密闭的屋子里,演员凭借高超的技巧,演出一个人是如何面对自我的。他先是与密闭空间妥协,去认识自己、开始创想、沉醉,随后,他回到了孤独中,不久,他又开始不甘,去奋力搏斗,直到终于离去。当他进入自己的手提箱时,我一时有些恍惚,那代表了他的胜利,还是他的失败?

他是一个身材美好的绅士,戴着礼帽,穿着西装马甲,拎着手提箱。他无辜地被斗室所困。他的反应也是绅士的,他没有凿墙挖洞,在等待和呼救的过程中,开始发掘出自己的超能力。如果过度解读一下,这几乎是说当一个人远离尘嚣,独自面对自我时,才知道自己是谁,才会发现一个新的自己。

他开始悬空静坐,攀援墙壁,他的帽子像回力标,扔出去又弹回,他把箱子吸在墙上,调皮地坐在上面,又惊又喜。他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完全焕发了童心。可是当他把这些都玩完了,才发现自己还是需要那个隔绝了他的世界。他把对墙外世界的记忆使他开始用粉笔在墙上画画:桌椅之外,还有窗户,虽然它是假的。还有猫,鱼缸里的鱼,以及窗台上的鸟。他还需要听到声音,于是有收音机——这是一个清洁的人。

莱辛在《汉堡剧评》的第四十七篇写道:“不是这样吗?判断一个人主要是根据他的行动,而不是根据他的言词,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脱口而出的语言,并不能证明他的道德性质。但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冷静的行动,却能证明这一切。”

此后的一切都似乎是梦了——这时有了影像和配乐的介入——这也是一个清洁的人的梦,不仅仅因为他戴着礼帽。收音机放出音乐,猫儿站立,鸟儿飞翔,灯光可以调节,而鱼儿在游……观众似乎被他带进了这个值得徜徉的梦里。忽然鱼缸倾斜了,水一直流淌着,灌满整个屋子,鲨鱼、潜水员、水母……他不能呼吸了。

在剧场中,这些场景简直是孩子的最爱。他的窘态令他们开心极了。

而对于成年人,我们可能会想,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没有美梦忽然醒了的时候?特别是在我们感觉孤独还不错的时候,内心是不是也总会有个声音在喊着“需要”?

当梦被惊醒,演员开始了在房间的翻滚、扑跌,这时跨界舞者、演员、体操运动员托比亚斯﹒瓦格纳,为我们表现出的灵魂崩溃,是轻盈的,也是令人揪心的。而投在舞台上的延时影像,为他的行动更增加出一层华美,也更淋漓尽致的展现了他的挣扎。舞台中那个困住他的粉蓝和大红的,积木一样的四壁,也制造出亦真亦幻的感觉。一边是真实的他,一边是垂直的投影的他。他们像是双胞胎,形成了艺术上、视觉上的美好对照。这时舞台的干净,也有一种东方的意蕴。它像是明清的小品文,宋词的小令,虽然轻,却朗朗上口。它又像是古人手里紫檀佛珠、象牙把件,可以随身,可以把玩。

彼得布鲁克在《空的空间》中写道:“我们全都知道,生活中大部分事物尚不曾被我们感觉到,对各种不同艺术的最有力的解释是,他们所要传达给人们的形式只有作为节奏或形状展示自己时,我们才能够开始加以辨认。” 很多优秀的电影,如《127小时》,《荒岛漂流》,都是把一个人放在孤独的境地,让我们看到自己。这次《反转地心引力》是用轻松的方式和高超的身体技巧使我们再次看到斗室里的人。它们可谓殊途同归。

最后,我想从孩子的角度说说。还记得在只有几岁的时候,我曾经看过一本漫画,书的名字我忘记了。其中的一个情节是一位骑士骑马掉下悬崖,而他拉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拔了起来,终于幸免于难。当年我又惊又奇。如今三十几年过去了,我还对此记忆犹新,每次想到都会莞尔。

我想,也许观看《反转地心引力》的孩子,他们的中间可能会诞生未来的吴承恩、爱迪生、乔布斯,“当年有一个人是如何在房间里自娱自乐,并最后安然逃离的”。这可能成为他们创意的启蒙。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直在逃离中,不是吗?逃离庸众,逃离旧的自己,逃离不好的情绪,逃离陈旧的价值观,逃离不人性的道德……但愿我们可以从《反转地心引力》中学会这种快乐的逃离。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