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纯真年代》书评  

2015-07-09 21:18:41|  分类: 西风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纯真年代》书评 - 楚楚 - 风日水滨的博客

有人问过苏珊·桑塔格最喜爱的作家是谁,她说莎士比亚。提问者惊讶,说没想到,因为桑塔格没有写过他,桑塔格说:“我没写它们,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对之并没有多少真知灼见,或者因为我尚未获得足够的内心自由来谈论它们。”我看到这段轶事觉得有趣。平时我也写些书评,但很少写自己最喜爱的那些。有些书被评论,是因为它们值得被评论,或是新近出版,恰好就写了,而那些真正喜爱的书却极少提起。

《纯真年代》就是这样的书,我喜欢作者伊迪丝·华顿在书里写的每句话,每行描写。我说的是真的,她写得实在太好了。除了表达热爱,我似乎也确实没有多少真知灼见。不过这本书在国内并不够有名,好在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把它拍成电影,观众熟悉书中的故事。

《纯真年代》书评 - 楚楚 - 风日水滨的博客

(《纯真年代》电影剧照)

19世纪70、80年代的纽约,上流社会青年阿切尔将与贵族少女梅·韦兰结婚,却意外爱上未婚妻的表姐埃伦·奥兰斯卡。埃伦正违背家庭意愿与丈夫离婚。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离婚是恶行与丑闻。

《纯真年代》书评 - 楚楚 - 风日水滨的博客

(电影《纯真年代》中,薇诺娜·瑞德饰演的梅·韦兰)

不得不说马丁·斯科塞斯把电影拍得很美,薇诺娜·瑞德饰演的梅·韦兰像个天使。遗憾的是这部电影虽美,但它丢失的小说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那些描写。伊迪丝·华顿在字里行间勾勒纽约旧貌、习俗才是书里的精华。至于这个爱情故事,只是必然会发生的悲剧。还有丹尼尔·戴-刘易斯扮演的阿切尔,或许他是个绝佳的演员,但他每次出镜,我都有“最后那个莫西干人竟然穿西装打领带哈哈哈哈”的感觉。

电影虽忠于原著,但文字的魔力始终不能被影像替代,作者所描写的上流社会即便通过精美的布景也不能体现。伊迪丝·华顿写的上流社会是这样的:绅士应该有份工作,最好是律师,但工作不能太努力,绝不能放弃每年三个月的假期。从政是不能被允许的,应该离狡诈、不诚实的政客远远的。至于女人,新买的衣服要在箱底里压上两年才能拿出来穿。哦!时髦可是最粗俗的。年轻男女结婚前最好有两年的订婚期,不仅让新人充分地相互了解,也要为赶制十二打手工刺绣品留出时间。此时的纽约上流社会像未开化的乡村,习俗比英国还传统。

阿切尔是尊重传统的年轻人,未婚妻梅·韦兰是高贵的淑女,纯洁得不像真人。她的美貌、华服、谈吐和行为方式是当时上流社会的典范。表姐埃伦·奥兰斯卡是个异类,她远嫁欧洲,回到纽约时已像个野人:不按时出席晚宴,穿着暴露的衣服。她吸引了阿切尔,再循规蹈矩的年轻人,心中都有反叛。他按传统爱上了梅·韦兰,又按内心爱上了埃伦·奥兰斯卡。在他看来,埃伦说话直来直去,待人不依据家庭背景和社会地位,而是直接判断对方是否有趣。换而言之,她拥有自我。

梅·韦兰虽教养优良,待人有礼,可伊迪丝·华顿突然写:“未经驯化的人性是不坦率、不天真的,而是出自本能的狡猾,充满了怪癖与防范。”这种极赋洞察力的描写比比皆是。此时阿切尔也怀疑未婚妻美貌之下空空如也,是传统与习俗的提线木偶。

阿切尔在两位女士之间的爱,在他看来,是自我意识的觉醒。他厌恶起上流社会来,特别是在离婚的态度上。埃伦·奥兰斯卡想要离婚,但全家人反对,一位女士如果不拿丈夫的钱(可以不跟他生活在一起),这成何体统。最终埃伦·奥兰斯卡没能离婚,而是移居巴黎,离丈夫和娘家都远远的。阿切尔娶了梅·韦兰。

在分别之前,阿切尔曾提出私奔,背叛婚约、家族和社会到某个美好的地方去,他说:“在那儿我们仅仅是两个相爱的人,你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是你生活的全部,其他什么事都无关紧要。”埃伦·奥兰斯卡笑了,说:“我知道有很多人曾想设法找到那个地方,但是,相信我,他们全都错误地在路边的车站下了车:在布格涅、比萨或蒙特卡洛那样的地方——而那里与他们离开的旧世界根本没有差别,仅仅是更狭隘、更肮脏、更乌七八糟而已。”两人就此别过。

30多年后,阿切尔老了,妻子去世。他的儿子是新世界的青年,他坦率、直接,有职业追求,甚至娶了商人的女儿。阿切尔逐渐接受新世界:赚新钱的暴发户也能进入社交圈、女士们刚过海关就穿起具有异国风味的新衣服,他自己还对几桩公共事件发表意见,出了力气。阿切尔羡慕这个新世界,他想若是现在去见埃伦·奥兰斯卡,他们会不会有新的结局?于是趁在巴黎旅行,他打算拜访。可在即将要会面的黄昏,他只是坐在她窗外的长椅上,任时间一分钟接一分钟地流逝。最后他站起身来,一个人走了。

我实在喜欢这个结局,不是讨厌皮松肉跨的主角再次拥抱,而是因阿切尔所感到的失望。他曾渴望的自由来到眼前,新世界里没有种种羁绊,而他却依然没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其实这个结局藏在埃伦·奥兰斯卡的那番话里。她知道人类没有自我,只是文化的提线木偶。不同的只是选择做旧世界的木偶或新世界的木偶。阿切尔曾认为梅·韦兰没有灵魂,而此时,他不得不认识到,在新的世界里掀开自己的面纱,里面也一无所有。(苏更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