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贴近地面的倾听与悲悯  

2015-09-17 16:39:44|  分类: 阳春白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白鹤林《悲伤》

                                                          辛泊平

 

人到中年,见过生死,突然觉得,悲伤不只是简单的情愫,而是一种情怀。对于自身的苦难,悲伤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这属于正常伦理的范畴。然而,对于世界,那种突然的、莫名的悲伤,则绝对是一种悲悯,是一种情怀。

所以,悲伤不好写,更不容易写精彩。但是,白鹤林这首小诗,却写出了悲伤超越因果的凌厉与辽阔。一个老妇人在清晨喊一个名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状态。然而,诗人却从中听出了撕心裂肺的孤独和绝望。那不间断的呼喊,那没有回应的呼喊,仿佛一个巨大的空白,让人不知所措。诗人只能猜想,那呼喊究竟意味着什么,是一般意义的叫早,还是对亡灵的超度?是诅咒,还是寻找?不管我们的猜想是什么,那种声音都不再仅仅是一种声音,而是带着神秘气息的存在,是一种生命状态的隐喻。而且,它不断扩散,不断弥漫,最终让我们深陷于那种无助的悲伤之中,无力自拔。

是的,那个名字与诗人无关,但是,那个名字绝不是一个虚幻的词语。对于老妇人来说,那个名字可能就是她的生命,她的一切。她在喊,急切地喊,茫然地喊。对于听者而言,那个名字或许已经失去了肉体,或许他“根本不住在这里”。当然,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对于老妇人而言,她只能这样,用不断的喊声来维系和那个名字的尘世关系。

那个声音不断传来,而作为听者的我们,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们不能制止,无法安慰,我们只能坐在屋子里,任凭那声音刺伤我们的神经和心灵。然而,诗人还是行动了,他“深深地吸一口气”, “在一张废纸上”记下“这清晨的、措手不及的悲伤”。诗人吸一口气,那是无奈的同情,而随手拿一张废纸写下当时的感受,那是诗人的真实状态。在这里,如果诗人选择严肃,选择郑重地书写方式,那就成了一种表演。正是这种随意性,传递出诗人那种悲怆无助的失神状态。诗人已被悲伤淹没,他写下那个词,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是对生存状态的瞬间备忘。

我喜欢这样的小诗,它不高蹈,而是紧贴地面,紧贴生存的现场。诗人的视角是小的,但却因为这个“小”,成就了一种诗意的准确和有力。在寻常之中发现不寻常,在无事之中看到波澜,这不仅仅是诗人的敏感,更是诗人的悲悯。因为,他的灵魂是敞开的,所以,他才能听到喧嚣的尘世中那些微弱的呻吟,才能看到无情的时间里那些让人悲伤的存在。这是诗人的良知,也是诗人的情怀。2015-9-9

 

附:

悲伤

白鹤林

 

整个早晨,一个老妇

在楼下,一直喊某个人的名字

我害怕这种声音,好像

一个人已经睡去,再也不会醒来

或者

根本不住在这里

 

深深地吸一口气

在一张废纸上,我记下

这清晨的、措手不及的悲伤

——选自2015年9月号《诗选刊》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