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潭虹影的博客

穿越喧嚣尘世 抵达伊甸仙境

 
 
 

日志

 
 

直白乐府  

2017-03-23 19:04:31|  分类: 美文撷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乐府诗集》卷三十八)

人的口味确实会变的。

青春期时容易喜欢柳永,缠缠绵绵藕断丝连写的正像是那时候满脑子都是姑娘的唧歪。

中二少年容易喜欢李白,大概因为每个人内心都曾有过“老子天下第一”的嘶吼。但他们的诗是“编辑”过的。什么能说,该怎么说,都在肚子里百转千回翻来覆去思量过。

“乐府”和“古诗”则不同,正因为没有雕琢,毫不矫饰,所以才格外动人。写怒如《东门行》,老天无眼忍无可忍,一条命横竖是死倒不如造反来死得痛快;写愁如《步出城东门》,故人前日已去,故乡也不得回,如今只能遥望他离开时走的那条路,化成飞鸟,在想象中回乡;写恨如《有所思》,把对负心汉的恨灌注在曾经的定情物里,“拉杂摧烧之”后,还要“当风扬其灰”,恨入骨髓跃然纸上。讽刺有《城中谣》,劝诫如《枯鱼过河泣》,毫不矫揉扭捏,读来比满是条条框框和种种顾虑的唐诗宋词元曲酣畅太多。

《饮马长城窟行》写的是别离。每晚都在梦里相会的时候,惊觉相会只是一场梦,夜夜如此的巨大反差无疑是残酷的折磨。音讯久断后等来的信,又充满了苦涩。这古代版的“保重身体,记得我想你”,潜台词同样是“归家无期”。两个人的心酸,尽浓缩在这一个“读素书”的场景里。这种情绪的程度,不是哀,也不是愁,就是苦。妙也妙在这个度上。

“苦”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哀、愁、怨、恨,都是外发的情绪,但苦不是,苦是隐忍的。将所有的沉重放在心里,默然前行,是为苦。全诗没有一处直言思念,也没有一处直言心情。但风吹枯桑、天寒水冷,通篇对其他物事的描述里,“苦”无处不见。对比起来,也无怪乎“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这样直白到暴露的句子,只能存在于少年那不更事的情书里了。

【最后的最后,鲤鱼是指鱼形的木函,相当于信封,真的不是用来吃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